今日上午,23岁成都小伙小罗结束了14天的隔离治疗,顺利从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出院。谈及出院感受时他表示:一方面有出院的喜悦,但也有复发的担忧,为了继续观察,他将在家中继续居家隔离14天。

武汉游玩回来后 出现发热、咳嗽

中午一点左右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小罗,他正在房间休息,虽然已经痊愈,但在和记者的电话交流中,他还是有些许咳嗽。

小罗告诉记者,为了保证家人安全,他在家中还是戴上口罩,并让家人也戴上,“只有在自己房间时才会取下。”据了解,经过多次核酸检测,他最后两次检测结果呈阴性,符合解除隔离标准,才办理了出院。

说起自己的感染经历,他认为自己有可能是在武汉飞往成都的飞机上感染的,“因为同行的六个人就我被感染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早在疫情发生前,他和朋友就定下了武汉之旅,也定了机票和酒店,“当时官方报道只有几人感染,也未发现人传人的迹象。”因此,1月17日,他便从成都出发前往武汉,同其它城市来的玩伴汇合。

在武汉的两天中,他们去了江汉路、楚河汉街、武汉省博物馆、户部巷等地。小罗说,他们也是到了当地才看到报道说疫情在爆发,并且出现了人传人迹象。由于缺乏防护知识,他并未佩戴口罩,并于19日晚乘机返回成都。

他回忆自己的整个接触史,“在武汉大家都是一起行动,如果感染,肯定不会只有我一人。”

但他确认后发现,同行人中,确实只有自己被感染,“只有从武汉回成都的飞机上我是独自一人。”他因此怀疑自己有可能是在飞机上感染的。

回家几天后,小罗就出现了发热症状,看到越来越严重的疫情,他觉得自己有可能真的被感染了,他开始有意识地远离人群。并于23日去到华西医院就诊,随后被确诊,3天后被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收治入院。

看到疫情进展 心理状态不太好

小罗告诉记者,他在医院进行了14天的隔离治疗,“没有发烧、没有乏力,只是咳嗽。”由于属于轻症,医生只是进行了保守治疗,“吃中药、西药、输液、做雾化等。”他表示,最开始自己的心态还比较好,但随着新冠肺炎死亡率的增加,以及确诊人数的增多,也给自己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压力。

小罗说,在医院的时间里,他每天除了微信和朋友聊天外,就是不停的在网络上刷关于疫情的消息,“看到之前SARS因为在治疗中长期使用激素问题,患者留下了后遗症。”这也无形中增加了他的焦虑。但医生告诉他,作为年轻人,他的症状比较轻,恢复力也比较好,并不会使用激进疗法,所以慢慢地,他也放下心来。小罗说,从治疗到出院,他的整个治疗过程也相对轻松,并没有太大痛苦。再加上政府在财政方面有补贴,也让他减轻了压力。

建议:为了防疫 请不要“污名化”病人

作为学生的他,在确诊后也向学校请了假。他告诉记者,回家后,为了安全起见,他也不会马上出门,而是会先在家隔离14天,第4周和第8周再分别进行复查。他也向记者吐露心声,希望大家不要再‘污名化’病人,“我的家人也让我不要再往外说这个事情。”小罗说,“可能大家在家里待久了之后,会产生一种抱怨情绪,但毕竟我们面对的共同敌人是病毒,而不是病人,没有哪个人是想被感染,或是想去感染别人。”

而且他发现,长期“污名化”病人还会导致一个很严重的后果:病人不敢去确诊。

他也提醒大家,如果发现自己有异样,请及时就诊,不要有心理压力,“这样也能及时抑制住整个病毒的传播。”

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章玲 摄影 田宇

编辑 侯培洋